發布時間: 2017-03-09    瀏覽次數:1764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全國政協委員俞敏洪近日在接受采訪時認為,學區的劃分加大了教育不公平。俞敏洪說:只有富人才買得起北京25萬一平米的學區房,國家必須下硬手段調配所有小學之間的資源,否則學區的劃分就是加大教育不公平。老百姓在同一城市里享受平等的教育資源是一種權利。

坦白說,學區劃分的初衷是為了鼓勵就近入學、不提倡擇校。教育部首次針對具體城市提出治理擇校要求是在2013年,2014年出臺了關于做好19個重點大城市義務教育階段小升初就近免試入學的通知。這19個城市包括4個直轄市、5個計劃單列市和10個副省級省會城市。“治理”采取了一種漸進式的路線,對有的大城市來說并不是完全禁止擇校,而是考慮到其歷史做法以及擇校人數較大,因此不斷壓縮擇校數量,逐步取消擇校。

劃分學區的政策設計初衷的確是為了鼓勵就近入學,既可以減少擇校,又減輕學生負擔(擇校也為學生帶來了交通成本)。但從近年來一些大城市的學區房價格來看,治理還需要再加強。學區房價格在大城市里不斷刷新紀錄,刺激著社會的神經。

學區劃分本沒有什么大錯,不少國家的大城市都有學區的劃分,而問題就在于國家或是當地的城市政府是否提供了水平較為接近的學校教育水平。從大城市來看,顯然不是,個別大城市不僅吸取了國家優質的教育資源,且在城市之內也有自己“教育重鎮”,通常是一個區,該區的總體教育水平會比其他區要高一些,而就在該區內,也通常會有一些學校處于“領頭羊”的第一梯隊。這是由于歷史的原因,打造重點學校甚至重點班都是以往比較常見的做法,因為整個的教育體系從來都是競爭性的,這包括學生之間的競爭、學校之間的競爭、區與區的競爭、地市之間的競爭以及省際之間的競爭。

無論以上哪個行政范圍內,打造一些重點名牌示范類學校是必須的,因為這不僅是本地本區的城市名片,也可以因此而獲得更優質更豐富的教育資源投入。因為這些名校的存在,教師隊伍的人才流動也是自然地不斷流向名校,這種教育資源投入的不均等化又導致了不同學校之間人才隊伍的不均等發展,這其實就是一種“馬太效應”,且不斷在強化。如果沒有教育投入均等化的前提,那么學區劃分就有可能會出現像俞敏洪所說的只有有錢人才可以享受到貴的學區房帶來的優質教育資源。

另外,名校的不斷發展也出現了一些異化現象,一些大城市的名校不愿參與免試入學的改革,他們以保證生源質量的理由堅持或是暗地堅持考試入學,這倒逼家長們在小學入學時非常看重小學的知名度與教學質量,選擇擇校,而不愿就近入學,這完全是為了以后的小升初考慮。因此,除了不斷推動小學教育資源投入的均等化,還需要進一步推進小升初免試入學的改革。目前,如重慶等地已經明令禁止了小升初選拔性考試。濟南市實行“整體對口入學”的免試招生辦法,嚴禁任何學校以綜合測評、能力考查等形式進行入學前考試。大部分城市還在努力推進“對口直升”,但還沒有走到完全禁止選拔性考試那一步。

教育是每年全國兩會的熱點話題,許多事情的本質已經被委員們點得很透,關鍵是看現實中的改革力度與勇氣。


冒险岛彩金